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3

双眼眸深邃黝黑,锋利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全部都是风景,连同这游乐园里的一切都成了他的背景。还有许多女游客偷偷欣赏他这张脸,这副身材。

可惜言教授这种魅力还不如游乐园的一份攻略。引起别的女人羡慕嫉妒恨的阮谊和现在已经完全忽略了身边的男人。

“我们去玩大摆锤吧!”阮谊和兴致勃勃地拉着言征:“这个好像排队时间很短。”

言征还以为她会去玩旋转木马那些小女生玩的项目,没想到这丫头一进游乐园就要挑战那些,||ci||ji的项目。

大摆锤游戏设施下站了不少围观的人。不仅是那些正在玩的人尖叫着,底下观看的人都忍不住跟着惊叫。

阮谊和看了看周围那些人,忍不住担忧地问言征:“你会怕吗?要的怕的话,我就一个人去玩好了。”

“………”言征扶额:“我为什么会怕这种幼稚的游戏?”

“你到时候肯定会跟着尖叫的,”阮谊和拍了拍他:“言教授,别逞能。”

结果真正坐上了大摆锤时………

游客们被猛地送入云霄,然后在空中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翻折……真的是死亡般的绝对,||ci||ji体验……

阮谊和连眼睛都没敢睁开,紧紧掐着座椅扶手,跟着其他游客一起尖叫。

“啊!”

耳畔呼啸的风声和此起彼伏的尖叫声成了游客们的背景,言征看着坐在他旁边那个闭着眼尖叫的丫头,差点笑出声。

终于,停了。

阮谊和被大摆锤旋得头晕眼花,站在地面上仍有种不真切的感觉,总觉得自己还在空中晃荡。

言征似笑非笑地问:“还去玩过山车么?”

“不玩了不玩了……”阮谊和连连摆手:“珍爱生命,远离危险。”

言征又问:“那就去玩海盗船?”

阮谊和一脸黑线……她刚刚为什么会夸下海口要把游乐园所有,||ci||ji项目玩遍啊?!

追悔莫及的小少女提议:“我们……不如去玩点简单轻松的项目吧。”

“好。”

所以下一个项目,是最简单的碰碰车。

碰碰车项目基本上都是小孩子排队,不过阮谊和长得显小,站在一群小学生、初中生之间也没有太突兀。

“小姑娘,买气球吗?”

一个卖氢气球的老头走来,满眼期待地看着阮谊和。

然而节约钱的阮谊和同学拒绝得很干脆:“我不买这个,谢谢您。”

“拿一个兔子的,”言征指着一堆氢气球中某个兔子图案的对那老头说。

“好勒,”老头娴熟地解下那个气球,递给阮谊和:“拿着吧,小姑娘。”

阮谊和拿着那个幼稚兮兮的兔子氢气球,对言征说:“这种气球卖二十块钱一个,太坑了……”

言征笑而不语,把氢气球下面的细线系在阮谊和的手腕上,然后摸摸阮谊和的头:“这个兔子像你。”

十月份温暖的阳光照耀在他脸上,阮谊和看得微微怔住……

其实言征好像……除了做那种事时有些过分,在别的方面对她也很好。

可是,他只是往她手腕系气球绳而已,她怎么会……心跳这么快?

怀着这种奇怪而复杂的心情,阮谊和捂着砰砰乱跳的小心脏,心不在焉地玩了好几个游戏项目。

黄昏时分。

最后一个项目是言征选的——摩天轮。

巨大的落日西沉着,在摩天轮舱的窗外看去,这片瑰丽的紫红晚霞仿佛成了静止的油画,而远看过去,紫红又渐变成了橘黄,让人不得不感叹自然力量的壮阔。

阮谊和凝望着窗外的风景,全身心沉浸在天空的奇美之中。

而言征则是看着她,在摩天轮舱上升到最高点时,阮谊和听到他说:

“阮阮,我喜欢你。”

阮谊和心跳更快了,面颊不知是被晚霞映红,还是因为羞涩而发烫。

言征接着说:“你只是以为自己喜欢任明生而已,他是存在于你幻想中的一个形象。而我,是真正能让你依靠的人。

“所以,你不如尝试着喜欢我,忘记任明生。”

………

阮谊和感觉自己的脸都要发烧了……

在摩天轮上被表白……不得不说,真的很浪漫啊。

“我……那我…”阮谊和酝酿着措辞,“我今天晚上好好考虑这个问题,可以吗?”

言征轻笑:“嗯,慢慢想。”

慢慢想,不用着急。

反正,他对这丫头是志在必得。

ps:哈哈哈哈写这种甜甜的章节自己好开心鸭



我有勾引他的资本<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0697

shuise



我有勾引他的资本

阮谊和在游乐园玩累了,回去以后倒没被言征折腾,只是被他圈在臂弯里沉沉地睡。

翌日清晨,是手机铃撞破了一室的安静。

“喂,现在在家吧?我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你家了。”

电话那头……是言征的姐姐言华在说话。

言征微微蹙眉:“姐,这么早过来,有事么?”

“哎呀,之前家里给你安排相亲对象,都被你推辞了,今天是带小袁过来和你见个面,小袁你还记得吧?咱爸妈都挺喜欢她的,脾气好,学历也高……”

言华滔滔不绝,言征适时打断她:“我有女朋友,而且正在同居,不用把相亲对象带来了。”

言华震惊……但还是固执地说:“总之,我们也快到了,等会见一面再说吧,我正好看看你所谓的女友是谁。”

“……”言征感到无话可说。

床上那个小姑娘还在睡,整个人都缩在被子里,乖巧又安静。

“宝贝,起床了。”

言征把她抱起来,亲了亲她的脸颊:“今天有客人要来。”

阮谊和迷迷糊糊地问:“谁呀?”

“我姐。”

她高中班主任言华?!那个曾经无数次把她拉到办公室批评教育的班主任……

阮谊和立刻清醒了:“那我现在还来得及躲吗?”

“躲什么?”言征问。

“躲班主任啊…”阮谊和讪讪说:“我高中没少挨批评,你姐要是看到我这种坏学生祸害了你,估计要气的爆炸。”

言征失笑:“傻姑娘。”

“那…班主任为什么突然要来啊?”

“带了个相亲对象,”言征淡淡地说:“等会你帮我把那女人赶走。”

相亲对象?

阮谊和恍惚片刻,才想起言征已经三十二岁了,确实是该结婚的年龄。

她疑惑地问:“可是,为什么要我帮你赶走相亲对象啊?”

“因为我是你的。”

因为我早已是你裙下之臣。

阮谊和听得浑身发酥,不自在地说:“……我…那个…先去换衣服了……”

“嗯,”言征拍了拍她的小翘臀,调侃:“等会看到班主任别怂,把你高中和她对着干的脾气摆出来。”

阮谊和欲哭无泪……她现在哪敢和班主任对着干啊……恐怕班主任知道她和言征同居,想打死她都来不及。

…………

二十分钟后,言华和那个叫袁媛的女子果然准时到达了。

袁媛今天打扮得很漂亮,一进门就甜甜地喊:“言教授~这么早来是不是有些打扰啊?”

然而言教授的冷漠态度与她形成了鲜明对比——

“确实有些打扰,如你所见,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阮谊和硬着头皮站在言征身边,勉强“商业微笑”地看着袁媛和班主任言华。

且不谈袁媛此刻的震惊程度,言华的震惊程度才更夸张———

“阮谊和?”言华不可置信:“言征,你在跟我开玩笑吧?她可是你学生。”

言征波澜不惊地反问:“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么?”

“你比她大了十五岁,”言华平静了一下情绪,接着说:“你是要急着结婚的人,她现在才上大学,你们根本就不可能……”

“我不急着结婚。”言征冷声说:“等她到了法定婚龄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