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4

结也不迟。”

这下,轮到阮谊和震惊了。

言征……竟然准备和她结婚?还是说,这只是他用来搪塞相亲对象的一个借口?

“你……”袁媛气的脸色都青了,转向阮谊和质问:“你小小年纪的,怎么还勾引自己的老师啊?!”

阮谊和冷冷说:“那又怎样,我有勾引他的资本。”

………

袁媛看了看自己普通而毫无亮点的身材,再看了看这个童颜,||ju||ru的小姑娘……

“气死我了!”袁媛扭头就走,言华不放心地跟在后面追她。

两人一前一后跑出了这栋别墅。

阮谊和望着她们的背影,哀叹:“完了,班主任要更记恨我了……我算是彻底得罪她了。”

言征摸摸她的头:“不用担心,她现在管不着你。”

阮谊和微微仰头,问:“……那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是认真的吗?”

“你觉得呢?”

阮谊和沮丧道:“我不知道……我感觉你像是在敷衍她们。”

言征把她揽到怀里:“你既然知道自己有勾引我的资本,就该知道我吃定你了。”

ps:今天加更章会上肉的!大家别急哈



在电影院挨操(加更章)<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1053

shuise



在电影院挨操(加更章)

言教授追妻计划的第二步在电影院展开。

漆黑的电影院里仅仅有屏幕的微微荧光,一室的暧昧寂静。

“诶,怎么……”阮谊和看着空荡荡的四周,后知后觉地问:“你是不是包场了?”

“嗯。”

“………好吧。”

阮谊和默默腹诽,这男人太浪费钱了……看电影就是要人多才有气氛,两个人看电影还不如在家里看………

不过,她很快就知道了言征包场的真相——

正看到一个精彩处时,言征忽然把阮谊和捞到自己腿上坐着,被捞过来的小少女猝不及防地“啊”了一声。

“你…你要干什么?”阮谊和问。

“你说呢?”言征在她小巧圆润的耳垂处亲昵地蹭了蹭,“当然是,||gan||ni。”

“有摄像头啊……”阮谊和低声提醒他。

“放心吧,没有摄像头。”

“那…可是我想看电影啊……”

“不耽误,”言征把玩着她胸前那对饱乳,不紧不慢地说:“你可以一边享受挨操,一边看电影。”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阮谊和正儿八经地教育他:“既然花了钱包场就应该好好看电影,花这么多钱到电影院做…做那种事,不是浪费钱吗?”

“换个场地,你会有更多,||kuai||gan,”言征循循善诱:“宝贝,相信我,你会爽哭的。”

………她好说歹说都没用,毕竟她的小,||pi||gu底下抵着的东西已经很烫了……隔着他的西裤都能感受到那炽热。

“唔……”

她面朝着电影荧幕跨坐在言征的长腿上,电影情节就在眼前展现着,可她却一点也看不进去。

今天穿了齐膝盖的浅蓝色格子短裙,短裙被无情地撩高到腰际。而她短裙下的奶白,||si||wa也被滑溜溜地褪下,露出一双比,||si||wa还要光滑的纤细小腿。

“嗯啊……不要弄那里……”阮谊和捂着嘴,压抑自己下意识发出的嘤咛声。

纯白的蕾丝质地,||nei||ku也被扯歪在一边,滚烫挺立的,||rou||bang直直插入湿润的,||xiao||xue,瞬间即是满满的占有。

言征在背后抱着她,大手娴熟地解开小少女的白衬衣纽扣,让那一对绵软的尤物暴露出来。同款白色蕾丝质地的胸罩很薄,阮谊和有时会羞愧自己胸太大了,穿内衣都是选的最薄款。但是薄款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容易凸点。

她身体太敏感,言征的大手刚覆上来时,她的小奶头就硬了,现在隔着薄薄的内衣凸起,纯白蕾丝之间的樱红若隐若现,令人血脉喷张。

“小,||dang||fu,”言征吮吸着她颈窝,||bai||nen的肉,呢喃:“是不是故意穿得这么骚和老师约会?嗯?”

“我没有……”

荧幕上正放着,||gao||chao情节,||chu||nan女主接吻的桥段,欧美电影向来比国内的开放,这个吻戏也是展现得热烈而露骨。

阮谊和面红耳赤,幸好电影院里黑漆漆的,看不见她这种羞涩模样。

“电影好看么?”言征一边按着她的腰肢耸动,一边饶有兴致地问。

“嗯……啊……啊啊……”阮谊和娇喘了半天,才糯糯地说:“电影我没看进去……”

“看来阮阮在一心一意地挨操,值得表扬。”

言征说着,便把她整个人直接转过面来,那粗大的,||rou||bang在敏感温软的,||xiao||xue里也直接转了个圈,紧紧挤压着四周的褶皱,让阮谊和本能地把它吸的更紧。

蕾丝胸罩被解开了搭扣,贪婪的男人按捺不住,||shou||yu,俯身含住那挺立的樱红蓓蕾,有些急不可耐地吮吸着,甚至发出了,||yin||mi的吮吸声。

那种被占有的,||kuai||gan和满足感如潮水般涌来,阮谊和浑身发软,无力地用手捧着男人的头,娇声说:“嗯啊……那边也想要……”

言征邪佞地舔了舔那湿漉漉的小奶头,故意问:“自己说,阮阮是不是小,||sao||huo?”

“嗯……”阮谊和满面羞红地点头。

“阮阮是谁的小,||sao||huo?”

“是老师的……”

“说完整。”他低低地笑着,肆意把,||ji||ba捅到最深处。

“阮阮…啊啊啊……阮阮是老师的、小,||sao||huo………啊……慢、慢一点……受不住了……”

可怜她,||bei||cao的上气不接下气,伏在男人身上娇喘连连。

ps:作者君今天这么勤劳,大家投个珠珠奖励一下叭~快到500珠了,冲鸭!



糖分超标<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1902

shuise




糖分超标<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糖分超标

国庆节小长假一晃眼就过去了,学生们又重新投入紧张的学习中,毕竟离期中考试也不太远了。

言征把阮谊和送到宿舍楼下,似是不经意地问:“记不记得昨天晚上说的话?”

昨天晚上……,||zuo||ai的时候,她竟然鬼使神差地主动表白言征,说了一句“老师,我以后会好好喜欢你的。”

这话听得言征一度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后来想想,也许是这个丫头,||bei||cao弄的意识迷蒙,没经过大脑思考就说出这句话。所以他现在,忍不住想确定这句话的可信度。

阮谊和问:“昨晚哪句话?”

“………你喜欢我的那句。”

“唔…这个啊,”阮谊和笑起来,眉眼弯若月牙:“当然是真的。”

言教授此刻……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原来追妻真的需要情感攻势啊……真不枉他这些天在网上查遍了所有浪漫的约会方式。

见言征不说话,阮谊和凑近他,在他耳畔呵气如兰:“你知道的,我从来不骗人。”

她曾一度以为自己只被言征当做钱色交易中的,||xing||nu;却不曾料到他竟然有和她结婚的打算。

作为一个从小跟奶奶一起长大,没有父母陪伴的孩子,她对于家庭的渴望远远超过那些家庭完整的孩子。别的女孩都想多玩几年,晚点再结婚;可她却想尽早拥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庭,能够有保护她的男人,和可爱的孩子。

言征殊不知,真正打动阮谊和的是结婚的诺言,而不是那些浪漫约会。

…………

言教授觉得今天的糖分摄入严重超标了,第一次被这个丫头认认真真地表白心意……太甜了,甜到他一个三十几岁的“老男人”有些招架不住。

————————————

这一上午的课排的满满当当,阮谊和每节课都不敢松懈,手机一直放在包里没拿出来。

黎苗淼坐在她旁边不停地打瞌睡,整个人靠在阮谊和肩上呼呼大睡。

终于熬过了一上午的专业课,黎苗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