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5

抻了个懒腰站起来,打着哈欠说:“阮阮啊,咱们吃饭去吧~好饿,又困又饿。”

“嗯嗯,”阮谊和打开手机,看到申请的奖学金到账了,愉悦地说:“今天阮姐请你吃饭。”

“哇,这么好?!”黎苗淼双眼冒爱心地看着阮谊和:“奖学金真的申请到了?”

“嗯哼~”

阮谊和还不知道……

大约一个月前:

法学院的院长办公室里。

虞院长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发型是法律专业成功人士典型的“地中海”式秃顶。

“这……多加一个奖学金名额倒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你确定要四年都无偿出资吗?”虞院长摸着自己光溜的脑门,困惑地看着言征。

虞院长还不等言征开口,又接着说:“关键是,我看阮谊和这孩子也不是成绩很好、很有资质的那种啊……你在她身上投入这些钱,我感觉…有点浪费啊……这孩子考进来的成绩在年级垫底……”

“她能考进Q大,就有潜力能考进年级前三。”

言征说的风轻云淡,虞院长听得目瞪口呆——阮谊和考进年级前三?开什么玩笑?这是谁给言教授的信心啊……

“好吧,”虞院长答应:“反正我多加一个奖学金名额也不麻烦,我就是觉得言教授你这事做得……不值得。”

言征笑了笑:““值不值得”只是一种主观评判,因人而异。”

ps: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大家,我好像离“虐男主”的路越来越偏了……最近心情好,忍不住写甜甜的情节,等我哪天心情糟糕了再安排虐男主叭



暗恋对象<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2200

shuise




暗恋对象<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暗恋对象

食堂里熙熙攘攘,盖浇饭窗口更是人满为患。最近新出了一款菠萝咕噜肉盖浇饭,黎苗淼早就想去吃了,这会儿正与阮谊和在一起排着队。

“阮阮啊,”黎苗淼压低了声问:“我能找你打听点事不?”

“你说呗。”

“你跟任明生学长……应该还挺熟吧?我能不能问问他的喜好啊?”黎苗淼羞涩地吞吞吐吐:“我感觉我好像……有点喜欢任学长……”

阮谊和稍微惊讶片刻,但转念一想,任明生学长那么优秀,黎苗淼喜欢他也是情理之中。

思索了一会儿,阮谊和认真地回答:“这个…我其实高中没怎么和他说过话,但是我知道他的一些基本信息,就比如生日什么的,然后他好像喜欢打篮球来着…对了,他还会弹吉他。”

“wow,cool!”黎苗淼兴奋地不由自主提高了嗓门:“真不愧是我黎苗淼看中的男人。我要为了他学打篮球和弹吉他!”

阮谊和笑黎苗淼花痴,又问:“你打算追他?”

“嗯,”黎苗淼点头:“我忘了跟你说那件劲爆的事了——那天晚上社团聚餐你不是没去吗?我们去吃宵夜以后又去了ktv,男生们都喝了酒,女生也有一些喝酒的。任学长好像被部员们多灌了几杯,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都有些醉醺醺的了。当时他被指定一个大冒险,是选坐他右边的女生拥抱十秒,结果我正好坐他右边诶!!!他抱我的时候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话,不过我没听清……背景音乐太嘈杂了……”

黎苗淼激动地滔滔不绝,阮谊和站在一旁静静聆听着。

高中的时候,有女生给任明生公开递情书,阮谊和郁闷了一整天;而现在听到黎苗淼表达对任明生的爱慕,阮谊和却没那种郁闷烦躁的心情,反而打心眼里希望黎苗淼能够追求到自己的幸福。

她现在,大概真的全心全意在喜欢她家言教授吧。

食堂窗口冗长的队伍渐渐缩短,终于轮到了她们买饭。新出品的菠萝咕噜肉盖浇饭果然好吃,“肉食动物”黎苗淼小朋友吃完了咕噜肉,还眼巴巴地瞅着阮谊和碗里的肉。

善解人意的阮谊和同学看出了她这位吃货室友的心思,于是把碗里的肉都夹给这个小吃货,说:“你吃吧,我正好觉得有点腻。”

“哇!阮阮你太好了!”黎苗淼一边大口吃肉,一边含糊不清地问:“阮阮啊,你这么好,以前一定有很多好朋友吧?你有闺蜜吗?”

“……其实…我以前朋友挺少的。”

岂止是挺少,分明就是没有朋友。

她向来是校园里的“独行侠”……一个人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独座,仿佛置身孤岛。

那是一个初夏的下午,正在上物理课,她伏在桌面睡觉,窗户缝隙透来的风吹乱了她的长发,阳光把她的深栗色头发映出淡淡金辉。

她哪知道,讲台上那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曾为这一刻有过瞬间的失神。

原来很多时候,分明早已动心了,只是当局者迷。

ps:放心吧,女主不会和室友撕x的,她们会是很好的朋友~



约她语音,||zuo||ai<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2947

shuise



约她语音,||zuo||ai

晚上九点钟,阮谊和正在复习期中考试的内容,微信上突然来了一条任明生发的消息:

“病好些了吗?”

乍看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那天被言征关在更衣室操弄,还骗任明生说是她生病了,不能去参加聚餐。

阮谊和简短地回复:

“已经好了,谢谢关心。”

微信那边的消息回复得很快:

“那天结束后,每个部员都发了工作证,我今天给你带来了,现在在你宿舍楼下。”

阮谊和看了眼正准备卸妆的黎苗淼,忙说:“等等,先别卸妆,给你个机会见任学长。”

黎苗淼激动地问:“什么机会?”

“学长说他现在给我送工作证来了,就在咱们宿舍楼下。”阮谊和顿了顿:“我准备跟他说我现在不在寝室,让你帮我去拿一下。”

“哇!好!你快跟他说你不在寝室!”黎苗淼照了照镜子:“今天妆容这么好看,让我再换套好看的衣服去见学长!”

“嗯嗯,那我就去回复他了。”阮谊和一边说着,一边在手机上飞快地打字。

任明生看着手机屏,有一些淡淡的失落感。

黎苗淼火速换了一身连衣裙,在阮谊和面前转了个圈,问:“这样好看吗?”

“好看的,你快去吧。”

宿舍楼下………

“任学长~”黎苗淼远远地冲他招手:“久等啦。”

楼下那棵参天大树下站着的男生很是吸引人眼,他虽然穿着普通的白t恤和牛仔裤,但一双大长腿很是惹眼。而清俊的容貌更是让黎苗淼这个小花痴疯狂心动。

任明生礼貌地笑了笑:“没等多久,倒是麻烦了你下一趟楼。”

“不麻烦不麻烦,”黎苗淼趁热打铁地问:“对了,学长,我听说你喜欢打篮球?”

任明生点头:“挺喜欢的。”

“那,我能去看你打篮球吗?你们学院什么时候有篮球赛啊?”黎苗淼问。

“期中考试后有比赛,到时候欢迎来观赛,”任明生反问:“你也喜欢打篮球吗?”

“哈,是、是啊,”黎苗淼心虚地挠挠后脑勺,其实她压根不会打篮球。

“看来是同道中人。”任明生看了眼手表,说:“不早了,快回寝室休息吧。”

“嗯嗯,谢谢学长~”

黎苗淼心满意足地蹦蹦哒哒回到寝室,得意地宣布:“我离追到学长又近了一步!他期中考试后有篮球赛,我到时候要当他的头号粉丝,为他疯狂打call~”

“加油呀,”阮谊和鼓励室友。

“阮阮,你怎么脸这么红呀?”黎苗淼好奇地问:“又发烧了吗?”

“没有……”阮谊和捂脸。

就在黎苗淼下楼的时候,言征给她发了短信……至于短信的具体内容,未满18岁还是别看了。

某位衣冠禽兽的言教授说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