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6

十一点以后要跟她语音,||zuo||ai……

ps:哈哈哈哈哈下一章终于可以写肉了,推了几章剧情憋死我了。语音,||zuo||ai哈哈哈哈哈期待嘛?另外,作者君放假闲极无聊,又开了新坑,《同桌是个体育生》1v1校园甜文哦!求支持鸭



在视频通话里同时到达,||gao||chao<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3347

shuise



在视频通话里同时到达,||gao||chao

言征发来视频通话邀请的时候,黎苗淼已经在床上呼呼大睡了。

阮谊和像做了亏心事般,试探性问了声:“淼淼,睡着了么?”

回答她的只有轻微的呼噜声。

她再三确认床帘已经紧紧关闭后,戴上了耳机。随后接通视频通话邀请。

耳机里传来言征低醇悦耳的声音——

“有没有想我?嗯?”

阮谊和羞涩地点头。

视频中,言征大概是刚洗完澡,穿着白色浴袍,由于浴袍领口敞开,阮谊和能一清二楚地看到他的腹肌……

而这边阮谊和也是刚洗完澡,穿着一件薄薄的肉粉色吊带睡裙,,||ru||gou在薄纱间若隐若现,薄纱过于清透,甚至能看到她穿的是一件粉色胸罩。

于是……视频通话的两个人都被对方成功撩到了。

“宝贝,把衣服脱了,”言征在视频中蛊惑她:“老师想阮阮一整天了。”

“嗯……”阮谊和面颊发烫,她真是越来越不知羞耻了,现在竟然在言征的指导下,缓缓把吊带裙脱了下来,将少女独有的鲜嫩多汁的身躯展现在男人眼前。

言征看得,||yu||huo焚身,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自己揉,||nai||zi,”言征命令她:“揉重一点。”

好羞耻啊……这是要当着他的面,||zi||wei么?

她磨蹭了半天,才将小手覆在饱乳上,轻轻揉捏起来。

“嗯……”

忍不住低声娇吟,幻想是言征在粗暴地捏她的,||nai||zi。

“胸罩脱了,”言征继续命令:“让老师看看小,||sao||huo的奶头是不是又硬了。”

粉色胸罩从肩头一寸寸滑落,露出挺翘饱满的大,||nai||zi,以及红红的小蓓蕾。

阮谊和一边用手指轻轻捏着小奶头旋弄,一边软软地问:“老师,你硬了么?”

这简直是十级诱惑。

言征解开浴袍,露出那根粗大坚硬的,||ji||ba,不用人扶都稳稳挺立着,尺寸让阮谊和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想要么?”言征循循善诱:“阮阮的小,||sao||xue一定很想,||bei||cao了吧?是不是一天不挨操就难受?”

“想要……嗯……流了好多水了……”

阮谊和情难自禁,竟然主动脱了小,||nei||ku,用手指拨开那两瓣丰盈的贝肉,把淌着,||yin||shui的,||xiao||xue展露在言征眼前,甚至用手指拖出,||yin||mi的晶莹细线,媚眼迷离地唤了声:“老师……现在就想要……”

几天不见,这小丫头倒是越来越会勾引他了。

言征被她撩拨得口干舌燥,握住自己那根巨物上下,||tao||nong起来,边弄边说:“宝贝,老师正在操你的,||xiao||xue呢……水可真多…,||xiao||xue里又湿又热的……乖,把手指,||cha||jin去……”

阮谊和顺从地把两根手指插到,||xiao||xue里。

这还是她第一次这样,||zi||wei,没想到,||xiao||xue里这么软,,||xiao||xue竟然能把两根纤细的手指吸的这么紧……

她缓缓,||chou||cha着手指,怯怯地把手指顶到更深处,,||kuai||gan横生,爽到她的眼眶里都蓄满了盈盈泪光了……

“啊……嗯……要、要,||gao||chao了……老师,你快射给阮阮吧……,||xiao||xue好痒……”

情欲催使之下,她红着脸乱说淫词艳语,恨不得现在就被言征按在身下猛操。

言征的,||ji||ba涨的更大更硬了,他加快了,||tao||nong的速度。视频中那个小丫头,||zi||wei的诱人场景简直如同,||chun||yao,让他这种定力强的人也难以自控地快要射出来。

“呜呜……,||gao||chao了…不行了………”阮谊和瘫软在床上,把手指从,||xiao||xue里缓缓抽出来,,||yin||shui全溅在大腿内侧光滑细腻的肌肤上……

他也射了。

两人在电话视频里同时到达了,||gao||chao。

ps:预告下一章,阮阮吃醋会主动勾引教授哦~顺便问问,大家对于男配女配的感情线有兴趣不?有的话我就按章写,没有我就简略地写一写……



吃醋的阮阮<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4603

shuise




吃醋的阮阮<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吃醋的阮阮

“言教授,你在吗?”

办公室外传来有些甜腻的女声。

言征起身打开办公室门,没想到来的人是袁媛。

袁媛今天刻意穿了紧身连衣裙,领口是深v型。自从上次听了阮谊和那句“我有勾引他的资本”之后,袁媛一直心怀不甘,最近想尽办法折腾了外在形象,硬是往胸罩里塞了很厚的海绵,把自己从B挤成了C。又专程化了精致妖艳的妆容,暗下决心要把言教授从那个黄毛丫头手里抢过来。

“言教授呀,上次是我失态了,还打扰了你假期休息,真是不好意思。”袁媛亲昵地拉着言征的衣袖,又说:“我今天特意煲了汤送来。我煲汤手艺可好了。”

言征冷然道:“既然袁小姐知道上次打扰了我,这次就不该再来打扰。”

偏巧阮谊和约了言征今天一同去吃午饭……

现在,言教授的正牌女友进办公室正好看见这么一幕:

那个女人还缠着言征,拉着言征的袖子。

不爽,极其不爽。

连阮谊和自己都意外,看到别的女人碰她家言教授,她会情绪这么大。

“你在干什么?”阮谊和直直走向袁媛,把她拽开,冷冷说:“勾引男人不分场合的吗?”

“我没有勾引呀,就是煲了汤算是给言教授赔礼罢了,”袁媛娇滴滴地辩解:“你怎么这么小气呀?”

“我就是小气。”阮谊和气鼓鼓地讽刺她:“送汤需要特意塞个胸垫来吗?阿姨,您的胸垫都快掉出来了。”

言征在一旁无声笑了笑,忽然想起第一次见这丫头,她嚣张地反驳汪校长……

这只小野猫,大概只有被他压在身下才会变成哭唧唧的小奶猫,平日里牙尖爪利的,谁都惹不起她。

“袁小姐,你还是赶紧走吧,”言征笑着说:“你现在把阮阮惹生气了,我还得想尽心思哄她。”

袁媛恼羞成怒,提着那罐煲汤愤然离开。

“我怎么不知道你喜欢喝汤?”阮谊和气呼呼的,“会煲汤了不起吗?”

言征从背后抱住她,把这只小奶猫拥在怀里,带着几分调侃说:“我不喜欢会煲汤的,我喜欢胸大的。”

“哼。”

某只别扭的小奶猫冷哼一声,奶凶奶凶地说:“没心情吃饭了。”

“以前还不知道阮阮这么能吃醋,”言征宠溺地吻了吻她的樱唇,“我保证,以后不会被别的女人纠缠。”

阮谊和也觉得自己吃醋的表现过于明显,面子上挂不住,于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说:“算了,还是去吃饭吧。”

——————————————

晚上言征给博士生上课,进教室的时候诧异地看到阮谊和也坐在教室。

她来的很早,抢了第一排离讲台最近的位置。

而且……

这个丫头穿的格外清凉,一件薄外套,里面搭一件白色紧身吊带衫。

从言征站在讲台的角度,可以清晰地看见她的,||ru||gou。

这丫头娇俏地笑着看他,故意用小手把衣领往下拉几分,让他能更清楚地看见那,||bai||nen绵软的乳肉。她还故意揉捏了一下,纤纤玉指即刻陷入那丰盈柔软之中。

她那双葡萄眼亮晶晶的,带着几分得意地看着言征。

言征面不改色地打开ppt给博士生讲课,可胯间凶兽却在不受控制地发烫。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恃宠而骄了……竟然敢在他上课的时候公然勾引他。

是时候好好,||diao||jiao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