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7

家阮阮宝贝了。

ps:下一章,||ji||qing放肉,有道具。



皮鞭play让她失禁了<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6249

shuise



皮鞭play让她失禁了

下课铃一响,小狐狸精就提着包走人了。

偏偏那个木讷的博士生还缠着言征问学术问题……

等这位博士生终于搞懂了问题………阮谊和早就见不着人影了。

撩完就跑,她还真是能耐。

“喂,在哪?”言征语气里压抑着深深的欲望。

做了坏事的丫头颇为得意:“我回寝室了,晚安。”

“………下楼,我开车过来了。”

某个小少女撒谎不眨眼:“我快睡着了。懒得下来。”

言征耐着性子给她警告:“给你五分钟,不下来的话,后果自负。”

………

屈于,||yin||wei,阮谊和最终还是下楼了。

“这是要去哪呀?”阮谊和笑嘻嘻地看着他:“生气了?”

“去酒店,”言征没好气地说:“得好好,||diao||jiao你这坏丫头了。”

“我哪里坏啊,”阮谊和委屈状:“去听你的课也不行吗?”

“听课需要揉,||nai||zi么?嗯?”

阮谊和接着“圆谎”说:“……就是、当时胸有点痛嘛,我又不是故意的。”

这丫头还真是,三天不挨操就敢上房揭瓦了。

言征风轻云淡地笑了笑:“既然这样,等会老师就考你这节课听懂了多少,答错一题就操一次,||xiao||xue,怎么样?”

阮谊和连忙摇头,乖乖认错:“我错了。”

现在才认错,似乎有点晚了。

————————————

酒店套房内……

不愧是最豪华的情侣套房,情趣设备应有尽有,把阮谊和看得心惊胆战。

“你不会……要对我用这些东西吧?”

“你觉得呢?”言征拿起一根最细的皮鞭,掂量了片刻又惋惜地放下,这丫头皮肉太娇嫩,皮鞭play……还是算了。

阮谊和看他放下了皮鞭,赶紧讨好地说:“我给你用口……那个……你别用道具。”

这还是她头一次主动提出给他,||kou||jiao。

见言征没反对,阮谊和红着脸去解开他的皮带,动作有几分生疏慌乱。

“慌什么,慢慢来。”

言征此刻倒像是温和耐心的老师,一步步诱导这丫头做,||yin||mi放荡之事。

虽然见过无数次了,可阮谊和看到那根尺寸大得骇人的,||rou||bang还是觉得难为情。

“我…我做的不好,你将就着点。”阮谊和糯糯地说着,小手轻柔地握住那根,||rou||bang,羞涩地低下头,含住这炽热的巨物。

小舌舔弄得毫无章法,根本不得要领,但她的动作很小心,极尽温柔,舌尖无意碰到马眼时哆嗦了一下,然后又鼓起勇气含吸。

原来不仅是她下面那张小嘴温软,上面的也是如此。

言征被她含吸得粗喘片刻,按着她的小脑袋,继续教导:“含深一点,对,用手上下,||tao||nong。”

那巨物在小嘴里插的更深……有点难受……

但是不把他服侍高兴了,被他用皮鞭,||diao||jiao怎么办……小少女只能更卖力地含吸那根,||rou||bang,双手一刻也不敢停歇地,||tao||nong着越来越硬挺胀大的,||ji||ba。

阮谊和仰着头,可怜兮兮地看着言征,像个求主人宠爱的小动物。

“可以了,”言征把她扶起来,在她耳边呢喃:“,||xiao||xue湿了?”

“嗯………”小少女无助地点头。

言征从桌上拿起一套捆绑用的道具,轻声说:“别怕,不疼的。”

阮谊和下意识想躲……躲又有什么用呢?还不是得被他抓回来……

银灰色的像狗链般的项圈,戴在她白皙纤细的颈间有种别致的诱惑感,脚上也捆绑了脚链,走路时发出叮当声响。

男人命令:“自己把衣服脱了。”

“唔……”她慢条斯理脱下吊带衫和短裙,娇娇地说:“你今天轻点……”

事实证明,言征,||zuo||ai时就是个骗子……

说好不皮鞭play的,结果还是忍不住拿起了皮鞭,对着她圆润,||bai||nen的小翘臀不轻不重地刷了一鞭子。

“嗯啊~”

阮谊和连忙捂住嘴,她刚才挨了鞭打竟然还叫的这么媚,这么,||yin||dang。太不要脸了……她难道是有受虐倾向么……

言征邪肆地笑着:“看来阮阮中意暴力点,||zuo||ai。”

边说着,又是稍微加重力度的两鞭子。

,||xiao||xue里震颤着痉挛起来,有,||yin||mi的水缓缓蜿蜒着,像是清晨的露珠般晶莹澄澈。

“啊……嗯啊……轻点~”

“主人……别打了……”

这丫头,无师自通地喊了声“主人”,让这场皮鞭play显得更色情。

言征被她这声“主人”撩拨得情难自抑,干脆扔开鞭子,把,||rou||bang对着她淌着,||mi||ye的,||xiao||xue直直插入。

“好深啊………插不下了…不能、不能再进去了…嗯嗯……主人慢点操……”

,||rou||bang在,||xiao||xue里猛地捣入一百余次,把,||xiao||xue里的,||mi||ye全部捣出了,||xue||kou,飞溅在周围。

他牵着阮谊和脖颈上那根“狗链”,从后面入她,倒真是主人,||diao||jiao女仆的姿势。

“嗯啊啊啊……”阮谊和咬着嘴唇,哆嗦着说:“不行……我好像……要尿了……你先放开我……”

言征非但不放开她,反而恶意地揉着她的小花核,把她,||ci||ji的尿意更重,,||xiao||xue比之前更急剧地收缩着,把那根,||rou||bang快要夹断。

“,||yao||she||liao……”言征低喘着,按住她的纤腰,把,||rou||bang从窄紧的甬道里探得更深。

滚烫的,||jing||ye灌满了,||xiao||xue……

“呜呜呜真的要尿了……”

阮谊和实在是憋不住尿意,晶莹的尿液哗啦啦地飞溅,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太羞耻了……竟然被他操到失禁了……

阮谊和捂脸,悔恨地想她今晚为什么要去言征的课上撩拨勾引他……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哭什么,”言征把她抱到身上哄慰她:“阮阮刚才的样子很可爱。”

“呜呜呜再也不信你了………”阮谊和锤着他的胸膛,啜泣着说:“再也不信你了……”

ps:求珍珠嘤嘤嘤~看在这章这么长的份上!爱你们鸭



她在酒吧喝醉了<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7209

shuise



她在酒吧喝醉了

黎苗淼的攻略男神计划,以失败告终了………

几个小时前:

“学长,我喜欢你!”

精心打扮过的女生站在篮球场边,双手朝任明生递过去一封粉色情书,郑重其事地交给他,然后鼓起勇气当面告白。

任明生捏着那封情书,沉默了半晌,以愧疚的语气说:“抱歉,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淼淼,你是个很不错的女生,会碰到适合你的男生的。”

………

黎苗淼差点“哇”地一声哭出来,她还有一大堆言情剧般煽情的表白台词没有说,居然就直接被任明生学长拒绝了……亏她还酝酿筹划了那么久。

见黎苗淼僵在原地,任明生忙劝慰她:“咱们学校男多女少,平时多参加聚会,拓宽人脉圈,会再碰到心仪的人的。”

“………好吧,”黎苗淼沮丧至极,惆怅地说:“那……学长你把情书收下吧,我写了很久的,你好歹回去看一眼。看完扔掉也行……”

任明生不忍心拒绝,只好点头答应了她。

黎苗淼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还有一大堆专业课作业要写,她却半个字也写不出来。

憋了好半天,还是没忍住,“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阮谊和吓了一跳,连忙问:“淼淼,怎么了?”

“啊!我被拒绝了!我好伤心啊啊啊啊啊!他为什么会不喜欢我呢?!嘤嘤嘤……人家明明辣么可爱……”

黎苗淼伏在书桌上一边大哭,一边抽纸擦眼泪,那半盒手抽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