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8

没一会儿就被抽完了……

阮谊和以前没什么朋友,所以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朋友,一边在心里替室友难受,一边默默听她吐槽这件事。

末了,黎苗淼拍桌而起,愤然说:“我要去酒吧买醉!不醉不归!喝它个天昏地暗,借酒消愁!”

“……要不换点别的方式发泄吧,”阮谊和小心翼翼地建议:“我去外面买零食回来,你可以边看剧边吃零食……”

“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黎苗淼一脸悲壮:“我今天非要去酒吧买醉……呜呜呜……人家明明辣么可爱!为什么要被拒绝嘛!”

“淼淼最可爱了,”阮谊和安抚地抱了抱她,说:“我陪你去酒吧,你一个人去不安全。”

“可是……你不是要复习期末考试吗?”黎苗淼犹豫着说:“我怕耽误你学习。”

“没关系的,”阮谊和拍拍黎苗淼的肩膀:“朋友比学习重要。”

何况,也只有你这一个朋友。

——————————————

酒吧里……

嘈杂的人群里伴着强烈的鼓点,性感的女郎们跨坐在金主腿上。有小姐在闪耀的灯光、迷离的音乐里妖娆舞动;酒瓶在服务生左手与右手之间乖顺地游动着,上下弹跳。

混杂的空气里弥漫着烟酒的味道,音乐开到最大,几乎要震聋人的耳朵,男女都在舞池里疯狂舞动,装扮艳丽的女子混在男人堆里面玩,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那些操纵不住自己的男子。昏暗灯光,迷离人眼,犹如飘忽不定的魅影。

绚烂灯光映照着盛满拉菲的高足杯,觥筹交错间暧昧的色调侵蚀着麻醉了的男男女女的心。

说好是黎苗淼买醉的……

结果黎苗淼同学狂饮了两大瓶还仍然精神亢奋,陪她喝了几小杯酒的阮谊和同学已经醉的迷迷糊糊了。

黎苗淼忘了告诉阮谊和,黎家有祖传的酿酒秘方,黎家人基本上都是千杯不倒的好汉。

………

“阮阮,你睡着了?”黎苗淼轻轻推了推阮谊和,她好像睡得有点沉。

可是……她的手机一直在响啊……

来电人备注是“亲爱的言教授”。

真奇怪了,言教授不是她叔叔么……为什么备注不是“叔叔”,反而是这个略微暧昧的称呼……

黎苗淼疑惑地看着手机,言教授打了三通电话了,也许有急事,于是黎苗淼回拨过去:

“喂?言教授么?阮阮…她现在在酒吧……喝醉了……”

ps:哈哈哈哈言教授要解锁喝醉后的阮阮了~



阮阮想要老师操<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38218

shuise



阮阮想要老师操

这丫头喝醉了还在迷迷糊糊地背诵法学专业课的内容……

到了考试周,估计她也累的够呛了。

言征抚着怀里女孩的脸颊,忍不住俯身亲了亲她。

“唔……我要背书,别闹……”阮谊和伸着小手胡乱地推开他,还一副颇不耐烦的样子。

“喝一点酒就醉,亏你还在酒吧当过舞娘,”言征低笑着捏她脸颊微微的婴儿肥:“没用的小东西。”

阮谊和被捏醒了几分,朦胧着好像看到了言征,带着醉意搂紧了他的腰,小声问:“那个奖学金……是不是你给我的啊?”

言征蹙眉不语,疑心是不是虞院长告诉她了。

“你当我傻呀,”阮谊和自言自语:“我又不是年级里成绩最优秀的,也不是最需要奖学金资助的……学院怎么会无缘无故把奖学金给我……本来名额也不多……不过、我也是最近才想到这个问题……”

她说的断断续续,有些句子说的太模糊,言征也没听清具体内容,倒是听真切了最后一句——

“你别对我这么好了,不然我以后怎么还的清啊……”

言征只当她喝醉了说胡话,一边把玩着她的长发,一边不紧不慢地说:“肉偿吧,能还的清。”

谁知这小狐狸精又娇又媚地说:“那现在就肉偿吧~我想去洗澡……”

言征问:“真醉了还是假醉了?嗯?”

“不知道……头有点疼……应该是真喝醉了吧……”

管她是真醉假醉,喂到嘴边的肉,还能有拒绝的么?

浴室里……

花洒下哗啦啦地淋着温热的水,从头淋到脚,阮谊和眼睛都睁不开,整个人滑溜溜地攀附在言征身上,靠支撑着他才能站稳。

言征最喜欢她用那款樱花牛乳香的沐浴露,大手抹匀了沐浴露往她身上细细地擦,像是工匠要精心雕琢一件工艺品。

入手尽是光滑温软的触感,仅仅是摸到这冰肌玉骨,就叫人心神激荡,兽血沸腾。

满身都是淡粉色的泡泡,阮谊和被他揉弄得舒服,笑嘻嘻地贴紧了他的身子,把身上的泡泡沾到他的胸膛、腹肌……

这丫头身子太滑,慢悠悠地一直滑到他的胯间。

她捧着沾满了粉红泡泡的,||bai||nen,||nai||zi,用那对软肉磨蹭他的粗长的,||rou||bang,边蹭还边诱惑他说:“阮阮也给老师洗……”

言征被她撩的浑身滚烫,差点在这一瞬直接把,||ji||ba塞到她嘴里让她,||kou||jiao。

想了想还是算了,她最近复习太累了,让她跪着,||kou||jiao会太难受。

他把花洒对着这只小狐狸精,冲掉她一身的粉红泡泡,露出雪白的胴体。

“阮阮宝贝真美,”他喃喃地咬着她的小耳垂低语,语气里不仅是情欲,更是爱意。

阮谊和被他放到大床上,顺势也把他拉到床上,让两人的身体紧密贴在一起。

“老师……我想要……”

“想要什么?说清楚。”

“想要老师的大,||ji||ba撞阮阮的,||xiao||xue,要撞的又重又快的那种……还要老师咬阮阮的,||nai||zi……,||nai||zi只给老师一个人吸……还要老师抽打阮阮……要暴力的……”

看来是真的喝醉了,平日里她哪会说这些放荡淫秽的话……

这小狐狸精就是个抖M,把她欺负得越狠,她还越是乖乖服从。

ps:旅游,手机电不多了,先更一章短的吧哈哈哈哈哈!然后,这个小黄文大概还有十章收尾哈~



原来很早就动心了<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40142

shuise



原来很早就动心了

“嗯啊……好涨……撑满了……老师好厉害啊……”

醉酒的小少女,||shen||yin着,两只脚丫悬空乱晃,最后找到了着落处,在言征的腿上轻悠悠磨蹭。

她此刻主动坐到言征的腿上,讨好似的用湿漉漉的小花穴去取悦男人。

可惜小花穴闭合得紧,阮谊和只能自己用手指把唇瓣拨开,那里面酝酿的花液成了一条莹线,蜿蜒到那根巨物上。

有着清纯可爱的面容,却做出这样,||yin||dang的动作,阮谊和娇媚地拨开自己的花瓣,缓缓握着大,||ji||ba旋入深处。

且不论,||ji||ba塞入紧窄的,||xiao||xue那一瞬的,||kuai||gan,光是看着这一幕,都能让人浑身燥热,欲壑难填。

刚插入几分,,||chi||luo的小少女就忍不住媚叫起来:“啊啊啊……好烫…太快了……有点疼……”

“谁让你故意用小,||nen||xue磨老师的,||ji||ba,”言征毫不怜香惜玉地把,||ji||ba插的更深,直直挺进最敏感点,厉声问:“喝了酒变得这么骚,以后还敢不敢出去乱喝酒?”

大学经常有联谊聚会这些不可避免的交际活动,一想到这个酒量差的小姑娘出去乱喝酒………真是让他操心。

阮谊和醉意朦胧,甚至没听清言征刚刚问了什么,但是隐约看到他好像很不爽的样子,还以为是自己喊疼惹恼了他,委屈巴巴地主动把身子往下再坐几分,让那根粗长的,||rou||bang完完全全顶入。

“啊……”

她哆嗦着,,||fen||nen的小,||pi||gu在言征腿上不安分地乱扭,明明已经,||gao||chao到爽哭了,还要下意识忍着,憋着哭腔可怜兮兮地搂着言征说:“老师,你别生气……我下次不敢喊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