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29



言征失笑,他哪会责怪这丫头喊疼……

“乖宝贝,”言征吻着她单薄莹润的肩,宠溺地叹道:“怎么一到床上就变得这么娇气?嗯?”

迷蒙中似乎看见言征眉眼氤氲笑意,阮谊和模模糊糊地想着,太好了,原来老师没生气,于是更卖力地坐在他身上耸动,累的呼哧呼哧喘气,那模样又可爱又有些傻气,引得言征低笑不已。

“好了,阮阮累了,换老师来伺候阮阮,”言征把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骑乘式,||zuo||ai女方很容易累,何况她又不耐操,言征哪忍心让她劳累这么久。

换了最基础的姿势操她,让她只用躺着享受,||kuai||gan。

,||xiao||xue被,||rou||bang撑满,偏偏他还斜斜戳刺着那敏感软嫩的壁肉,让她浑身都打颤。

她酥爽到连手指尖都是麻的,全身上下每根神经都沉浸在极致欢愉之中。

“呜呜……慢一点……”小少女忍不住一口轻咬在男人的手臂上:“要丢了………”

他变本加厉地加快速度,||chou||cha,还问:“什么要丢了?嗯?”

“嗯……,||xiao||xue要、要丢……啊……啊、啊……”

话还没完整地说一句,阮谊和已经溃不成军了。

,||yin||shui乱流。

言征亲了亲她的额头:“宝贝,你真可爱。”

被宠爱的小少女热情回应,撑起身子亲他的薄唇。

亲完还喃喃说:“老师,其实我很早就喜欢你了……”

“有多早?”

“班主任……以前在班上常常提起你,说你有多厉害……我当时……就很仰慕你……我还在网上查了你的资料……”

ps:今天玩得太嗨了,现在才更………



恋情曝光<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40966

shuise




恋情曝光<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恋情曝光

“例会结束,阮谊和留一下。”

这是本学期最后一次社团例会,可例会结束后,任明生学长却要她单独留下来……

会议室空荡荡的,只剩两个人,窗外月朗星稀。

温柔的晚风从窗外拂过,任明生有些许紧张,不过很快又平静下来。

“小阮,其实…其实我高中就对你印象很深刻了,没想到大学能重逢…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我特别欣赏你,我觉得,我们可以进一步发展…你愿意当我的女朋友吗?”

她差点惊呆。

原来任学长竟然对她有这样的感情……若是在高中听到这番话,她大概会激动不已,但现在……她不仅身子被言征强占了,心也被那个男人强占了。

“学长,其实我有男友。”

任明生没说话。

阮谊和不想耽误他,干脆直白地说:“我不是处了,我和男友已经发展到那种阶段了。所以,不可能和学长你发展男女朋友关系。”

会议室的门被猛地推开——

“任明生,你放弃吧,她和言教授已经在一起了!”

闯进来的人,是黎苗淼。她一直在外面偷听,现在按捺不住内心的不甘,头脑一热就冲进来了。

不仅是任明生呆住了,连阮谊和也呆住了。

她和言征的关系……明明从来没有告诉过淼淼啊……

“和自己的叔叔,||luan||lun,还勾搭别的男生,”黎苗淼愤愤不平地指着阮谊和:“你真是……不知廉耻!”

“他其实不是我叔叔,”阮谊和拉住黎苗淼的手腕:“你先冷静一点,不要意气用事。”

“淼淼,你冷静些。”任明生也说:“至少,先听小阮解释。”

………

“那你说啊,到底怎么回事?”黎苗淼质问。

阮谊和平静地解释:“是我不想公开我们的关系,他名气太大了,我不想因为和他的关系引起别人的关注或者闲话。”

黎苗淼还是很生气:“那、那你也不能装成单身的状态勾搭学长啊!”

“我和学长清清白白,除了例会上交流,私下里基本没有说过话。”阮谊和把手机解锁打开,递给黎苗淼:“你可以看,我和他几乎没有私聊过。”

“淼淼,这不是谁勾搭谁的问题,”任明生语气有几分无奈:“我大概,是单方面喜欢小阮。”

“你现在知道单方面喜欢有多难受了?”黎苗淼泫然欲泣:“我那天被你拒绝后的感受,你现在也体会到了?我……我明明也很优秀啊,性格比她也开朗……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喜欢我?”

这种问题,没办法回答。谁更好这种判断,因人而异。

空气一瞬间陷入沉寂。

只剩下黎苗淼刻意压抑的哭声。

“淼淼,对不起……”阮谊和主动道歉:“是我不该隐瞒自己有男友……”

“别说话,我想静一静。”黎苗淼语气软下来:“我就是难过……我今天晚上不想回寝室了,你先回去吧。”

任明生劝说:“淼淼,别赌气了,大晚上在外面不安全。”

“你实在不想看到我的话……那你回寝室吧,我出去住。”阮谊和顿了顿,“等你什么时候想通了,我再回寝室住。”

ps:晚上加更~



订婚<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41062

shuise




订婚<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订婚

任明生把黎苗淼送回了宿舍楼,而阮谊和却在路灯下徘徊。

她盯着地上的影子神游,过了好半天才鼓起勇气打电话给言征,可是电话接通后却又不知从何说起了。

“怎么了?不高兴?”言征温和地问。

“……我好像犯错了……”阮谊和面色愧疚地说:“淼淼和任学长知道我们的关系了……我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出去……但是,这种关系一旦曝光,对你肯定有很大影响……对不起。”

“傻姑娘,”言征在电话那头轻笑:“我早就想公开了,省的那些小男生整天觊觎你。”

“言征……”她软软地唤他的名字。

“现在在哪?我来接你。”

“在外面,学府东路那边……”

等言征开车过来的时候,远远就看到他家小姑娘站在路灯下,孤零零的,让他忍不住想抱住这个小可怜。

“言征……”她扑到男人怀里,委屈地说:“我不想失去朋友……但是淼淼她真的生气了……”

“外边冷,上车说,”言征给她扣紧了毛呢外套,又给她理了理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刘海:“生理期还受寒,等会又要喊肚子疼了。”

她坐在车里,沮丧地把事情的一五一十说给言征听,说完了就垂着头,用手不安地揪着衣角,又讪讪问:“你会不会因为任学长的事…生气?”

“阮阮,”言征一手控着方向盘,腾出另一只手摸着她的头,“你能拒绝他,我很高兴。”

“但是我担心……”阮谊和欲言又止。

“担心什么?”

“我觉得,我毕竟以前是你学生……现在成了男女朋友,会遭到别人非议。”

言征思忖片刻,问:“你考完期末有什么安排?”

“预习下学期的专业课……”

“考完试陪我去德国吧,顺便见家长。”言征说的波澜不惊:“先订婚。等你二十岁了就去领证。”

言征的父母是物理学界的高精尖分子,虽然年岁大了,但仍在德国钻研学术。

阮谊和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没想到居然要去见家长……

“怎么,不愿意嫁给我?”言征把车停到一边,专注地看着这个呆呆的小可爱,轻声说:“拒绝无效。”

阮谊和脸色通红,低着头小声说:“我不会拒绝的…我就怕你父母不喜欢我……”

“上次我姐带袁媛过来以后,我请了几天假去了趟德国。”言征说:“我已经向父母介绍过你了,他们挺满意的,就是觉得你年龄还小,让我尊重你的意见,你如果不想太早结婚的话,我可以等。”

“我现在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