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教授要撞坏了(h)-分卷阅读31

阮谊和忍不住偷偷多看他一眼。

言教授这无处安放的魅力啊……

阮谊和悄悄犯花痴,忘了自己堆在桌上那小山般高的作业……直到……

言征忽然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阮谊和这才发觉自己已经盯着言征看了半天了,她尴尬地迅速低下头,抓着笔在纸上假装写字做题……

然而脸上却迅速升温,从脸颊一直红到耳垂。

此后的几个小时里,阮谊和像一尊雕塑般定在座位上,埋着头学习,完全不敢抬头看正对面坐着的男人。

这个座位在风口处,又偏僻又阴冷。再加上本来衣服穿的少,阮谊和冷得打哆嗦,连牙齿都在轻颤。

最后实在冷的受不了,她快步走到窗户边想关上窗户。

偏偏这窗户和她作对似的,怎么拉也拉不动,卡在那儿,任由冷风呼啦啦地灌进阮谊和的衣领和袖口。

她冷得一连打了两个喷嚏,关窗户的那只手也冻红了。

正当她杠上了似的拉那扇窗户时,身后的人帮她轻而易举地把窗户关上了。

……哦,窗户上边有个定住的栓,得先把栓松开,窗户才能合上……

阮谊和严重怀疑自己今天是被冷风给吹傻了,全程智商掉线。

帮她关窗户的人,当然是……言教授。

两人现在一前一后这个姿势……有点暧昧,至少阮谊和这么觉得。

言征现在就站在她身后,刚才伸手拨开那个窗栓时,无意间碰到了她的发丝。

别桌的人远远看到这一幕,甚至有种言征从背后抱住了阮谊和的视错觉。

阮谊和面红耳赤,和言征隔的这么近,不禁怀疑自己的心跳声都要被他听到了。

就在她准备回位的时候,言征却拉住她,然后给她披上了自己的浅灰色西装外套。

西装外套上还残留着他的体温,让阮谊和被冻得发颤的身体捂热。

“多穿点衣服。”

言征的声音低醇悦耳,听得阮谊和浑身都酥了。

不行!她怎么能这么花痴啊……要保持理智啊!

于是,阮谊和就穿着言征的衣服,回到座位上写作业。

他的外套好像有点太大了,阮谊和悄悄把外套衣袖卷了好几卷才露出手来,便于写字。

也不知是不是巧合,两人竟然同时完成了手头上的任务,言征将电脑关机的时候,阮谊和正好在清理书包。

走出图书馆,终于没了刚才那种沉寂的气氛。

“你怎么提前回来了呀?”阮谊和环着他的腰,把他搂的紧紧的。

“生日快乐,”言征笑意氤氲:“我的傻姑娘终于长大了。”

他为了给她过生日,前些时日不舍昼夜地工作,总算是圆满完成了科研项目,提前回国了。

年轻有为的言教授又发布了一篇最新的学术论文,在物理学界引起了往这方面钻研的狂潮。可惜言教授家的傻姑娘对物理一窍不通,看那篇论文像看天书,也不明白那篇论文对学界的影响意义有多大。她唯一看得明白的,是论文上那个名字——“言征”。她爱的人。

“怎么哭了?嗯?”言征轻声问:“谁把阮阮宝贝惹哭了?”

“呜呜呜……”阮谊和泣不成声:“谁、谁让你突然回来给我过生日了……”

不仅是个傻姑娘,还是个小哭包。

言征无可奈何地笑了笑,在寒冬的晚风里深拥他的小娇妻。

图书馆门口这一幕不知虐杀了多少单身狗,让多少爱慕言征又或是暗恋阮谊和的人心碎……

有人,||tou||pai到这一幕,发到校园论坛上,立刻成了Q大最热议的话题。

有人说,阮谊和是人生赢家,竟然能小小年纪就抱走了男神言教授。

也有人说,想追男神,首先得有阮谊和的长相和身材。

但不论如何,所有人都在祝福这一对师生恋。

因为他和她站在一起,实在太般配。

ps:故事就这样结尾辣~会放两篇番外的,一篇新婚,一篇婚后,番外基本无剧情,纯肉。



番外?新婚之夜的校服诱惑<言教授,要撞坏了(小小奥妮芙)|

:books/681116/articles/7843889

shuise



番外?新婚之夜的校服诱惑

新婚当晚。

阮谊和换下精致典雅的纯白婚纱,穿上好友淼淼陪她选的情趣内衣。

黑色蕾丝包裹着一对饱乳,衬得皮肤更加雪白。镂空的蕾丝质地布料在两个小奶尖的地方刻意留了圆洞,让两粒小红豆挺立,||luo||lu在外。

下身穿着丁字裤,在腰侧系了蝴蝶结,轻轻一扯就能完全松开。

仅仅是穿这么一套情趣内衣,已经足够令人血脉喷张。但是她今天……在情趣内衣外面套了一件校服衬衫。

白衬衫略长,堪堪遮住了小翘臀,留下她线条优美的细腿引人遐想。

现在穿这件高中校服,几乎还和高三的她一模一样。除了头发变长了,发梢烫卷了,再无其他区别。

折腾了好半天,终于确定自己的样子足够诱惑她家言教授,阮谊和才从浴室娉娉婷婷走出来。

言教授……果不其然,,||shou||xing大发。

“老师~”阮谊和娇媚地唤他:“今天要操阮阮么?”

一边说着,一边就像小狐狸精似的缠上他,用一对绵软的,||nai||zi磨蹭他的上半身。

穿着高中校服清纯的不像话,却又做出这样的勾引老师的举动。此等反差,更是撩人。

原来这就是她说的新婚惊喜礼物。

言征唇角微勾,把她抱到床上,呢喃道:“阮阮的礼物,老师很喜欢。”

“把扣子解开,阮阮还有惊喜要给老师~”

她引诱着言征,拉着他的大手去解自己的衬衣扣。

有几分急不可待地扯开她校服领口的衣扣,把校服衬衫完完全全拨开。

言征的呼吸逐渐粗重起来,没想到这丫头竟然主动穿了情趣内衣来诱惑他。

“老师,快玩弄阮阮呀~”阮谊和软软糯糯地唤:“每次都被老师玩弄到,||gao||chao……这次也要……嗯啊……啊啊啊……”

她还没说完话,禽兽言教授就直接含住了,||luo||lu在黑蕾丝外面的小奶尖。

粉,||fen||nen嫩的小奶头被他狠狠嘬吸,又被他用舌尖戏弄,痒痒的,麻酥酥的,,||kuai||gan从小奶尖散布全身,连脚趾都绷紧了床单。

“,||xiao||xue好痒……嗯……想要……”

言征故意问:“要什么?”

“要这个……”阮谊和用小手握住他的,||rou||bang,放在泞泥不堪的,||xue||kou不紧不慢地磨蹭起来。

弹滑水嫩的,||xue||kou蹭着马眼处,撩拨得他浑身燥热。

言征喉结滚动,调侃她:“光蹭小,||sao||xue有什么意思,,||cha||jin去才舒服。”

阮谊和眼前水雾迷蒙,刚才被他吸,||nai||zi的时候已经流了一大堆,||mi||ye了,现在更是春酿横流,,||xue||kou涌出的水早就淋湿了,||rou||bang。

“那……老师轻点操阮阮呀……这次不准你戴套………”阮谊和把那根,||rou||bang往自己的,||xiao||xue里塞,一边塞一边哼唧:“老师的,||ji||ba怎么这么粗……挤不进去了………”

这种蛊惑性调情话语被她软糯的腔调念出来,简直是要了他的命。

“放松,”言征拍了拍她的小翘臀:“做了这么多次还不得要领,真是个小笨蛋。”

她不满地嘤咛:“哼,嫌我不得要领就不准你插,||xiao||xue了……”

言征轻笑,,||rou||bang在,||xiao||xue里有节奏地进进出出,九浅一深转化为三浅一深,最后捣上瘾了,干脆毫无节奏地乱捣起来,让她直接爽到,||chao||pen。

“嗯啊啊啊……你…你慢点呀……”阮谊和娇声嗔怪:“言教授,啊……要、要撞坏了………”

身下的丫头纤腰乱扭,像是一条挣扎的小鱼。

看着她双眼迷蒙,嘴唇微张的样子,言征笑意更甚。

………

她累坏了,伏在言征身上喘息,喘着喘着就开始打瞌睡。

言征抚着她的长发,想起两人第一次见面。

不是在学校,而是在酒吧。

那天,她因为放学被老师留下来谈话而耽误了去酒吧跳舞的